jb公司内蒙古分公司CEO
马路开的JQ污
斯莱特林优秀【?】学生
沙雕咕咕精
巫师界掌管杀妈的神灵
流泪猫猫头

不如相忘于江湖

『ooc。极度丧的作品。
有部分真实经历。抱歉。』
☞————————————————☜
Erik习惯与黑暗和孤独作伴。
他被一路训斥和严格以待到大。家教很严,很严,严到在他的记忆里只留下了毒打和责骂。
他习惯了孤独与黑暗。在黑暗中才能隐藏自己懂事外表下的本性。
毕竟,有这两位称不上是的好朋友,就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不怕了。
人们在墙下,使着眼色捂着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一旦有人站起来发声了,他们就会按住他,死死捂住他的嘴,直到他窒息过去,发不出任何声音。
Erik觉得普通人都是蠢货。这位学校里的天才少年,始终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从来没有试图和人交过朋友,从来没有。
他始终缄默无言。
他害怕自己一开口,会让别人暴露蠢货的本性。这位自命不凡的天才,嘴巴永远都是紧紧的抿着,休想从里面撬出半句闲聊来。
真是可悲又孤独。真是可悲又孤独啊。
他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就像一个表情包一样,真的是沉迷于学习无法自拔。他知道感染的种类,知道梅毒的发展,知道x基因连锁遗传病,知道行星的诞生过程,知道冰川的地形,唯独不知道如何在社交中中生存下去。
……其实活下去不需要质量也可以。
真的。
你看草坪有什么生活质量可言。
他不也活的好好的。
☞————————————————☜
Charles的过去对他来说是屈辱不堪的。
交友,被抛弃,交友,被抛弃,交友,被抛弃,被抛弃,被抛弃,被抛弃,被抛弃……
就像一个几经转手的破易拉罐 谁都讨厌,谁都不想要。
可能是因为自己太烂了吧。
因为不会说话,我可以改。
脸上的笑容不够甜美,我可以改。
嫌我话太多,我可以改。
只要有人陪我玩,哪怕是听我说话,就算只是敷衍的听也行,只要您开口了,我什么都可以改。
Charles金牌改错,随时为您在线服务哟。
只是有一个请求。
求求你不要走。
……求求你不要走。
求你。
求你了。
别走。
不……
又被抛弃了。因为我太差劲了吧。
Charles在心里告诫自己。
他们,没有错。出了事,先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金牌改错,随时随地在线为你服务。
Charles扬起大大的笑脸。
我,很高兴。
是真的高兴。嘴角都快笑裂了。
☞————————————————☜
两个普普通通的小灰人,某天相遇了。
一个是缄口不言高材生,另一个是八面玲珑服务台。
按理说,不会有什么的。
……或者是说,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但是他俩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在一起了。
而且,除了上床做爱这件事情,他们几乎什么都做过了。
虽然Charles总是在怀疑自己是否有资格拥有这份感情。
这份感情太重了。重到在他空旷的精神世界的原野上,他刚刚搬起来就觉得重到要命。
『你会离开我吗?』
『永远不会。』
『永远吗?』
『当然。』
Erik脱口而出的当然,让他自己也惊了一跳。
自己可不是会轻易承诺的人啊。
算了。就当自己是打算认认真真谈一场恋爱吧。
大不了做一回普通人。
那有什么。
冬夜的风卷着环卫工没有扫干净的枯败已久的槐花,落叶,贴着地低低卷过去,扬起碎屑,与冬夜澄亮干净的星空化作一体,而后狠狠地跌落,被人踩来踩去。
Charles靠在Erik肩膀上睡着了。在公园的长椅上。
事实上是两个年轻人睡得一塌糊涂,气的旁边打算睡长椅的流浪汉直跳脚。
恋爱,真好啊。
陷入甜蜜热恋的两人这么想着。
甚至还约定好了,以后Erik一定会娶Charles。
『到了那天,我会耳边别着一串槐花,等你牵着我的手,走向两个人的琐碎的生活。』
☞————————————————☜
呵呵。
你觉得故事走向肯定不会好吧。
我告诉你,这他妈的都是套路。
要写刀子就要这么写,一般套路都是这样。
为猜到套路的你送上掌声和jb,哦不是奖杯!
👏👏👏👏👏👏👏👏👏👏👏👏👏
🏆🏆🏆🏆🏆🏆🏆🏆🏆🏆🏆🏆🏆
☞————————————————☜
该来的终于来了。
Erik,皮断腿了。
是的。
皮断腿了。
老Lenhsherr,知道他儿子谈恋爱了。打了他一顿。
Lenhshrer夫人,知道她宝贝儿子的恋爱对象是个蓝眼睛混球小子,还是男的,又是一顿胖揍。
最后两个Lenhsherr达成共识。
男女混合双打。
直接把他家那条小鲨鱼腿打断一条。
半夜Charles偷偷去了急诊科,混一帮子哭天抹泪的家属里溜进去看他,结果和查房的护士打了个照面。
一阵混乱过后,慌不择路的Charles直接从医院六楼窗户摔下去了。
别想那么多,命大,也是断了条腿。
就住在Erik对面的病床上。
可带劲儿了。
一家人就应该整整齐齐。
就是两个老Lenhsherr不太高兴。
☞————————————————☜
Erik和Charles终于出院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在某天晚上,在Erik自己的床上,翻窗户溜进来的Charles和Erik做了。
从床上滚到地上,再到书桌上。两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少年,靠着了解不多的日语动作片,纠缠着,互相生涩的吻着,喘息着,甚至轻轻的啃咬着,像两只生涩的小兽,互相试探着对方的底线,最后发起进攻。
最后Charles翻着白眼,尖叫着射出来的时候,Erik也跟着释放了。
房间里一塌糊涂,而且多了一个满身痕迹的男孩子。
得得得,又要断条腿了。
☞————————————————☜
春天来了。
又到了动物……
对不起走错片场了。
☞————————————————☜
春天来了。
Erik并没有断腿。
因为他偷偷把Charles送回去了。
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
然后他那晚上只睡了五分钟。
剩下的时间全打扫战场了。
☞————————————————☜
然后他们一家就搬走了。
对,搬走了。
☞————————————————☜
老Lenhsherr:屁。声音那么大。逼崽子没断腿已经很好了。
☞————————————————☜
然后Charles那晚以后,再没见到过Erik。
他开始不再成为服务台,他发誓要活的像Erik一样。
纪念他死去的婚礼。以及半死不活的爱情。
Erik再没回来过。
☞————————————————☜
『泉涸,两鱼相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Charles看到这句话后,突然不由自主的哭了出来。
眼泪流到手腕的疤上,流到心里的伤口上,流到精神世界的盐碱地里。
真特么疼啊。
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
咸的要命。
仿佛在控诉他不知所踪的亲生父亲,酗酒的继父,懦弱的母亲,抛弃他的人,以及杳无音信的爱情。
在控诉他十七年来的操蛋人生。
在控诉他的贱命是多么的不值钱。
谁都不喜欢,谁都讨厌。
……除了死神喜欢。
☞————————————————☜
Charles死了。
死了,嗯。
就这样。割腕死的。
血混着冰块和水流了一地。
喝的醉眼迷蒙的继父还以为是他的宝贝红酒洒了,大声咒骂着Charles。直到他一边咒骂一边走进浴室。
看到了儿子闭着眼睛瘫在地上,一只手搁在洗脸池里。
他不耐烦的推了推儿子,却直接把儿子推倒在地上了。然后他看到了,一具尸体。
听说这个男人后来疯了。吓的。
☞————————————————☜
Charles Xavier,17岁零半个月的时候,结束了他的生命。
遗言很简单。
『再见了,我的操蛋人生,我的友情,亲情,以及我的爱情。
忘记他们重新开始吧。』
还特别交代了,他的葬礼上一定要在他的鬓角上簪上一串白槐。
葬礼当天,Xavier夫人哭的撕心裂肺。
就在这期间,一个头发散乱,衣衫不整的少年出现了。
走路一瘸一拐,看上去像刚刚逃离拘禁。
少年一瘸一拐的走向灵柩,将一朵红玫瑰和纸戒指轻轻掷入。
而后,泪眼迷蒙地抬头。
『……我……还是来晚了吗?』
嘴唇翕动着,挤出这句话来。
☞————————————————☜
尽管初夏白槐满城香,可是Erik钟情的白槐已经凋零了。
还未开放,就已经凋零了。
☞————————————————☜
Erik也没有回原来的家。
不敢回。也不想回。
他仿佛幽灵一样,徘徊在墓地附近。
☞————————————————☜
Erik终于死了。
所有来墓地看家人的人,都在盼他死。
但是死因不明。
据守墓人说,那天晚上,他看到了有个蓝眼睛的天使带走了他。
但是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年纪大了胡思乱想。
☞————————————————☜
这些事很快就过去了。
再也激不起任何波澜了。
除了受刺激的酒鬼和疯了的夫人们。
☞————————————————☜
故事就这么惨淡收尾了。
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再见。
祝你们好运。
不会诸事不顺。
至少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