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月亮湖【百日卡埃Day80】

【咳咳,有些话说在前面。
这篇文有乱入,可能会带入部分个人经历与情绪。
还有,更完这篇,就要暂时和凹凸圈的各位说再见啦。
在下感谢一路有你们。
谢谢。】
卡米尔是一位吟游诗人。
他背着他的提琴,踏遍了天南地北。人们传说他的提琴有魔力,能够让老妪看到她年轻时思恋的那位小伙子,能够让落魄的骑士看到自己白马银甲,守护疆土,能够让人们看到这个世界上的奇异景象……
人们还传说,他虽然出身贵族,但是出身并不是那么高贵。至少在那些人眼里,是这样的。
后来,人们就看到他背着一把提琴,用颂歌谱写着奇异的景象。
人们还在传说,在极北之北的月亮湖里,有着人鱼。
这么多年,多少人去了想要一睹人鱼的面容,却有去无回。
毕竟,极北之北,那里有着终年不化的冰雪。那个地方时时肆虐的暴风雪,埋葬着无数人的灵魂。
“人鱼可以满足人的愿望……”卡米尔看着手中几页薄薄的纸,喃喃自语道。
他决定出发,前往月亮湖。哪怕被埋葬在暴风雪中,也不后悔。
他的心底有一个隐秘的愿望。他想着城里那个蓝眼睛的少年。
“那个蓝眼睛的少年啊,眼睛像天空一样,深处蕴含着无数美好的云朵,雨水和彩虹,眼底铺满了阳光——”卡米尔在新的诗歌中这样写到。“他住在这里,活在此处,但是我不知道他的心意……我愿为了他,付出我年轻的生命呵!”
搁下鹅毛笔,卡米尔擦了擦提琴,带好御寒的衣物,决定先和那个孩子告个别。
“埃米?我要出去一段时间。照顾好自己。”
“嗯,我会的……”蓝眼睛的小男孩子看上去有些难过。“听他们说,你要去极北之北的月亮湖……那里特别冷……去的人几乎是有去无回……”
“没关系的。我要去那里看一眼,一眼就好……如果我回不来了,务必照顾好自己……”
说罢,卡米尔背上了行李,从开满桃花的庭院里离开了。
埃米目送着他,看着他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小镇的出口。
“不知道,他能不能顺利归来……”
日夜兼程。卡米尔到达了下一个小镇。镇上的人们,对于他很感兴趣。“很久没有过吟游诗人来到过这个偏僻的镇子了!”
他们团团围住卡米尔,请求他唱歌吟诗。
“在远方有一位可爱的朱丽叶……”
“骑士全副披挂着白银的盔甲……”
“哦可爱的阿斯赛娜,告诉我洁白的百合花在何处……?”
卡米尔拉着他的提琴,唱着他的歌。
人们团团围着他,陶醉在提琴声与歌声中。
夜半,他们终于散去了。卡米尔终于可以唱他最爱的那首歌了。
“……
他住在这里,活在此处,但是我不知道他的心意……我愿为了他,付出我年轻的生命呵!”
月光轻轻的洒在他的琴弦上,裹着轻柔的歌声,回绕在森林里。
是时候该启程了。
他轻轻走出镇子,走进森林。
一阵风吹来,带着一阵寒意。他知道自己或许离月亮湖不远了。
越向前走,越冷。果然时时风雪肆虐的月亮湖,传说是真的。
但是为了那个愿望,他不害怕。
路程推进,日夜兼程。
树木越来越少,雪堆越来越多,还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坟墓。
坟墓啊。或许是以前葬身月亮湖的探险家和商人们吧。卡米尔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呼出了一大团白雾。
真冷啊。
肆虐的风雪,天空中层层叠叠的灰色乱层云,周围一堆一堆的雪丘……
怪不得他们会葬身此处啊……
卡米尔冻得瑟瑟发抖,机械的迈着步子,踉踉跄跄的往前走着。
他和埃米恋爱的时候,完全得不到众人的支持。有些人甚至扬言要把他送上绞刑架……
“你这个怪物!为什么你喜欢男孩子!”
多么希望,自己能不要被人叫怪物,能像普通恋人一样好好的和他生活,这样多好啊……
倘若真的有人鱼,他的愿望就是,好好的和喜欢的人一起生活,不要被那么指指点点……
终于,他隐隐约约看到了前面有些结冰的湖……
他踉踉跄跄的奔过去,却看到平静的湖面没有一丝波澜。
奇怪的是湖水也没有结冰。
他顾不得那么多,朝着湖面喊起了自己的愿望。
但是,湖面还是没有动静。
他冻得不行,失望的准备原路返回时,湖面起了波澜……
一条人鱼出现在岸边。
紫色眼睛的壮硕人鱼开口,声音却是软软糯糯的:“呐,找万尼亚有什么事情吗?你的愿望万尼亚听到了哟。”
人鱼扫了几眼他背上的提琴。
“你,吟游诗人是吧?唱歌给万尼亚听好不好呐?”
卡米尔还在惊惧中没有回过神来。“人鱼……人鱼……真的有人鱼……”
人鱼见他还在愣神,便提高了嗓门:“唱歌!”
卡米尔回过神来,取下背上的提琴,调了调弦,开口唱起了歌。
“那个蓝眼睛的少年啊,眼睛像天空一样,深处蕴含着无数美好的云朵,雨水和彩虹,眼底铺满了阳光——
……
他住在这里,活在此处,但是我不知道他的心意……我愿为了他,付出我年轻的生命呵!”
为了他付出年轻的生命。在所不惜。
卡米尔一曲唱毕,收起提琴。
但他清清楚楚的看到,那条人鱼似乎哭了。
伊万流着泪:“万尼亚也有过恋人……那是一个个子小小的人,柔软的黑发像绸缎一样……可是呀,他离开了……”
那人鱼继续流着眼泪。“万尼亚讨厌情侣,但是你冻成那样,就帮你这么一次……以后,再也别来了……”
伊万一挥手,卡米尔就昏睡过去了。他仿佛觉得自己在飞,往温暖的南方飞去……
当他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
“人鱼先生……?!”他捂住了嘴,意识到不能说出来。
毕竟,惹到了人鱼的人,是不会好过的……
他把人鱼的故事,写成了新歌。
他带着那几页纸,去了那个栽满桃树的庭院。他要找他的恋人,给他唱歌听……
他再也不会想去月亮湖,因为他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他要和恋人圆满的度过余生。
自此以后,人们总是看到吟游诗人的身边,跟着一个拉着手风琴的少年。
两人时常一起歌唱。
那是属于他们的罗曼史。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