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旅行者】

(是新年贺文!就相当于总集篇了!祝各位太太们新年快乐呀!)

安迷修醒了。

他发现自己躺在芦苇和蒲公英丛中,而且浑身无力,发不出任何声音。

自称为风神的绿发女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一阵风吹过,裹挟着无数的绒毛飞走。这些绒毛要去往世界各地。难道,这里是风语峡谷?

安迷修讶然。风语峡谷不是童话吗?就在那天下午,他不是被倒下来的铁塔砸到了吗?

不知道那个傻子怎么样了。不对,离开了那样的人,不应该感到开心吗?

他吃惊于自己的变化。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轻盈,仿佛在下一秒就能抓着蒲公英飞起来。事实上,他的确这样做了。

他听到风神的声音:“去吧,年轻人。当你游历过各个时空,你最终会见到你想要见到的人。”

于是他抓着一小枝绒毛飞了起来,一直飞到了紫蓝色的夜空上,向着那满天繁星飞去了。

直到他飘到了一个小镇。

他看到了另一个时空的自己。

凹凸镇的人们在举杯庆祝新年的到来,家家户户门前挂着灯笼,贴着对联;到了晚上还有烟花。在这一天是公认的假期,连忙忙碌碌的邮差先生都放了假。

晚上十二点,烟花点起来了。璀璨夺目的礼花飞上天空,照亮了凹凸镇人们新一年的幸福。

安迷修还没等好好欣赏,便有一阵风吹过,他被吹得晕头转向。一睁眼,发现自己来到一座天文台上。

金发少年蹦蹦跳跳的在他的恋人身边绕来绕去:“格瑞格瑞!是不是已经过年了呀!”“是的。”格瑞抬头看了看天空。“看到猎户座和小熊座了吗?冬天来了,我们也该回家了。这里就要麻烦这位老先生了。”格瑞拿过金手里的钥匙,递给那位看门的老先生。“新年快乐哦,麻烦您了。”

天文台下面还是那片海,以及璀璨夺目的银河,光亮地在地平线上汇合。明年,这里会有更美的星空海。

安迷修上去给情侣的耳边别了几朵蒲公英。愿这对恋人可以长长久久的走下去。

而后一阵西北风,裹挟着那枝绒毛,再次飞了起来。安迷修看到周围景色变换,他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那是一片四季常驻的王国。有着美人鱼,精灵以及仙子和城堡的存在。他听到城里的小姑娘们惋惜说,可惜三皇子逃跑了;他又听渔女们说,有一位海盗长的极其像他们的三皇子。直到安迷修被海风吹到了海边的玫瑰花园,他看到巧克力色的男人今年种了许多的紫罗兰;他看到那条金发碧眼的小人鱼游回大海探亲;他看到一条黄色的胖龙正在试图和一个芦荟精灵干架;他看到了彩虹仙子制造彩虹,玫瑰花精幸福的和爱人生活在了一起……

直到他在海上看到了羚角号。三皇子,不,是海盗头子雷狮,搂着他的爱人:这个时空的安迷修,愉快的与船员们放声歌唱。

安迷修突然鼻子一酸。他有点想那个恶党了。

这时候,一只信天翁扇着翅膀,卷起了一阵小小的旋风。于是安迷修他又飞了起来……

这次,他来到的是一个不小的演奏厅。金发碧眼的少女--伊莱娜,正在举办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独奏会。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她拿出了那把陈旧的小提琴,调了调弦,流畅的奏起了老师要求的曲子。

会场上有两个空位。人们问起来,伊莱娜就回答说:“是给老朋友的。”

老师和同学们面面相觑。因为自始至终就没有见到那两个座位有人来过。

但是安迷修看到了。那里坐着两个人,穿着二战时期的德军军服,愉快地谈论着这场演出。

安迷修上去搭话,得知那两个人一个叫格瑞,一个叫金。“我们是恋人哦!”金笑着。“虽然我在柏林战役里就死了……是叫柏林战役吧?我悄悄地从伊莱娜的历史书上看到了哦!”金有些骄傲。“是吧是吧!格瑞!”“嘘,别说话。演出开始了。”

他们看到伊莱娜熟练地拉出一支又一支世界名曲。而后,她调整姿势,深吸一口气,拉起了那支曲子——《莉莉玛莲》。

乐队一时没反应过来,观众们也惊呆了。

只有伊莱娜一个人沉浸在七十多年前的故事中。

安迷修看到金哭了。格瑞也流下了眼泪。毕竟,那都是真实的故事。

此时的伊莱娜,神态和当年的金一模一样。让人怀疑就是金复活了,来这个地方演出了。

而后,伊莱娜一鞠躬,说道:“对不起哦,这是给我的老朋友专门准备的。抱歉。”

说罢,演出正常进行,大家也都忘记了刚才的事情。

安迷修正打算歇歇脚,但是他被长号吹起来的风吹出了窗外,又被迫开始了旅行。

他飘到一个追悼会上。他正在奇怪,向下一瞥,看到了许多东西。

棺材里放着绿松石吊坠,红棕和白色斑驳交杂的头巾,墨绿色的珠子,黄绿相间的发带,红色的围巾,红色的星星发夹,柠檬形状的发夹,黑色的领带,蓝色的护目镜,天蓝色的发夹,浅蓝色的碧玺,紫白相间的绳结,黑色的发带,黑色的头箍。

这些东西围成一圈,中间是黑色的箭头项链。

长官丹尼尔脱帽:“让我们为这些烈士,默哀三分钟。”

安迷修被悲伤的气氛感染。全场沉默。

三分钟后,丹尼尔缓缓开口:“如果不是他们,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取得最终胜利……请允许我对他们表达最高的敬意。”

说罢,丹尼尔缓缓下跪,将帽子与信物,以及一大束白花放在了一起。

安迷修看到丹尼尔还没说完,周围的人就已经泣不成声。战争令人口锐减,就连来参加追悼会的人都寥寥无几。

安迷修乘着还带着些许硝烟味的夜风,祈祷着风能把自己带到想去的地方。

他听到风悄悄地说了一句:“没问题哦。”

然后就是一段过于漫长的旅程。

当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风语峡谷。绿头发的风神,红头发的芦苇精灵,以及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都在看着他。

安迷修还看到,自己的背后多出了一对翅膀,一对蒲公英和芦苇绒毛编成的翅膀。

他挥起翅膀,拥抱了那个人,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千言万语,却只化作一句“雷狮,保重。风会好好照顾我的。”

他看到了那人有些失落的眼神,挥起翅膀,飞向群星璀璨的夜空,不再回头。

毕竟,自己已经死了啊。

……

新年夜。安迷修看到雷狮守着一株蒲公英。

他挥着翅膀,上前去吻了自己的恋人。

“新年快乐,雷狮。”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