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风语峡谷

【本来是百日雷安的文,结果……呵呵呵。】
【依旧是硫酸铜的日常崩坏,文笔极差。】
【CP见tag】
传说在世界的尽头,有一个风语峡谷,是风居住的地方。那里有成簇成片直到天际与地平线相接的芦苇与蒲公英。
当风吹起,白色的绒毛带着种子洋洋洒洒的像雪一样的出发。听说,绒毛会把人的心愿带给风,风会帮他实现愿望。
雷狮最近开始相信这种说给小孩子听的童话——风语峡谷。每次看到白色的蒲公英或是芦苇绒毛,他会悄悄的把自己的心愿说给他们听。
他呀,想要见到一个很久没有见到的人。
“虽然……他已经不在了呢。”
风轻悄悄的在街上起舞,卷起地上轻悄悄落下的树叶。
雷狮抬头看着天空中的云不断变换着形状,他想离开城市,抓着蒲公英去旅行,寻找风语峡谷。
听说住在那里的风会实现人的一切愿望。
在临出发的前一夜,大风卷起地上新鲜的落叶高高的抛向空中,似乎在和他示威。
雷狮不害怕。为了再见一眼那个人,他不害怕。
他还记得那个人被风带走的样子。那是一如既往的清晨,一如既往的一天。
偏偏那天有风。
于是设计不合理的铁塔被微风弄塌,直直的塌向了毫无防备的安迷修。
然后雷狮看到那个傻子扑上来一把推开了他。
多重的塔啊。那个人就殒命于此了。
死法在外人听来很好笑,但对于经历过的人来说是他们一辈子的恐惧。
那么高那么重的塔啊。
雷狮从此以后虽说没有惧怕风与塔,但是不愿意再在刮风天出门。
直到他想起了风语峡谷的传说。
希望风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
中秋时节,天气还不是很凉,甚至有点热。。雷狮开着窗户,使一些风可以吹进来。半梦半醒间,他觉得自己似乎飞起来了。然后他一睁眼,看到了自己浮在青绿色的风上,风似乎要带着他去往某处。
雷狮看到了无数的白色绒毛被一缕缕的风裹着要和他一起出发。
绒毛聚集到一处,青绿色的风变成浮在半空中的绿发女子。
她缓缓开口:“自己的事,自己去追寻。”
她指了一个方向。“我们会送你出城。剩下的路,自己去走吧。”
说着,雷狮被一股大风以极快的速度带着启了程。他看到中秋的狗尾巴草茸茸的绿着,槐花没有落完,三三两两街头的醉鬼一边哭一边吐槽社会有多么麻烦……
很快,他们到了一片不知名的地方。
“祝你好运。”风神与数以千计的绒毛离开。“按照我说的方向走一定不会错。”
雷狮才意识到自己或许要真的踏上旅途了。
郊外的狗尾巴草依旧茸茸的绿着,槐花也没有落尽。
雷狮徒步前进着。他总觉得似乎有奇迹要发生。
然后他在前面看到了蹦蹦跳跳的红发男人似乎在追着什么。
“看到绿头发姑娘了吗?”不等安迷修开口,他便发问了。“我是居住在风语峡谷的芦苇精灵,雷德。祖玛她带我出来却把我忘记了!我在外面世界也没有多少法力……”
“所以说?”“所以说你帮帮我追上祖玛……”
雷狮略略思考了一下决定带上他。毕竟无论这个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并且他的目的地和他一样——风语峡谷。
两个人就这么出发了,一路带着白色的绒毛。
“雷德,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当然是真的!”雷德拍拍胸脯。“我记得去风语峡谷似乎要经过三个地方:光之河,蓝叶林和无水之湖。”
“地名听上去好奇怪……”“但都是真实存在的哦!”
罢了罢了。雷狮想。在这鬼地方估计也回不了家,不如就和这个芦苇精一起走?
东方天空慢慢露出了鱼肚白,白昼即将到来。是时候该启程了。
一路踏过脚下的草和尚未枯萎的小花,雷狮感到前路漫漫。但是雷德非常兴奋。“雷狮?你知道吗?晨风和夜风是有区别的!晨风清清爽爽,就像薄荷丛一样;夜风带着夜晚的味道和一天下来的满足感!……”
雷德依旧絮絮叨叨 雷狮却想到了那个人。那个时候的晨风清爽,两个人打开窗户互相嘲讽一会顺便打理忙忙碌碌的早晨;那个时候夜风裹挟着夜的味道,两个人手牵着手漫步在街上,看着城市慢慢升腾起灯光。
安迷修。你这混蛋。为什么要推开我呀。
安迷修。你个二傻子。
“到了!”雷德欣喜的叫了起来。“是光之河!”“光之河?”雷狮打量着面前普通无奇的河流。“光之河……真的会在夜晚发光?”“对!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此时夜幕低垂,星星在窃窃私语,月亮睁开了眼睛又眯成了一道缝——这是新月。
草木香萦绕着的河流开始有光点缓缓流过。先是一点,然后又是一点,一点一点汇聚起来,光之河就这样渐渐变得斑斓明亮了。
“这些是——”“这些是萤火鱼。”雷德开口。“萤火鱼,我估计一般人一辈子都看不到呢。他们会认为是水里的彩灯。刚刚有一条老萤火鱼告诉我,他们要去大海了。城市已经不适合他们生存了……”
雷狮无言。两个人默默的看着光带向远处流动。
唯有星月默默的注视着。
很快,光之河重归宁静。这里不会再有漂亮的萤火鱼了。
唏嘘归唏嘘,路还是要赶的。下一站是蓝叶林。
雷狮因为昨晚萤火鱼的事情感到有些难过。雷德不为所动。“芦苇见过的事情,感受过的风实在太多了。”
很快,两个人又到了蓝叶林。
蓝叶林和别的树林不一样。它们的树枝是银白色的,花朵是银白色的,果实和种子也都是银白色的,但它们的树叶却是碧蓝碧蓝的,像天空,又像大海。
“这里……就是蓝叶林?”“对。蓝叶林。传说它们的树叶可以治病,每一片都价值连城。但是,传说进了蓝叶林的人一向是有去无回。”雷德顿了顿。“因为,据说蓝叶有毒。”
“我……”雷狮顿了顿,突然想起了他和安迷修一起养的蓝花小木兰。
“我……不害怕。我们一起走吧。”
“好吧……我会用剩余的法力和你一起走的。”雷德似乎有些担忧。他驱动起身旁的绒毛,包裹着两人变成保护罩。“小心,如果感觉不对随时和我说。”
两人缓缓地进入森林。森林里似乎异常寒冷,随处可见冰霜与冰锥以及开出的冰做的花朵。
但是很幸运,两人平平安安的走出了这片森林。周围几乎都是骸骨,几乎都是人类的骸骨。
刚刚踏出森林,雷狮似乎看到一个蓝发女孩,睁开眼睛,缓缓开口:“没有对树叶产生贪念的人啊,请接受森林的馈赠吧。”
说着,一枝子银白色的树枝落到了雷狮的手里,上面有着银白色的花,银白色的果子和像海一样,像天空一样蓝的树叶。
下一站,就是传说中的无水之湖。
他们确实见到了“无水之湖。”湖水像最纯净的水晶一样清澈透明,清的几乎看不到水的存在,因此得名——“无水之湖。”
里面几条萤火鱼缓缓游过,水草在水底摇曳。
雷狮想起了初中时的课文,《小石潭记》。大概这就是柳宗元所看到的小石潭了。
那时候他和安迷修为了谁先背出来小石潭记打赌,输的人帮对方买一星期的早点。结果谁都没赢,互相帮对方买了一个星期的早点。
回忆还真是美好。可是他已经不在了啊。雷狮苦笑。
无水之湖似乎感到有人来了,水自动升腾起,凝结作一条漂亮的水桥。清晨的阳光打在桥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雷狮和雷德非常惊讶。因为他们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奇观。
他们缓缓走过精致的水桥,见证了清晨到午夜的变换。
桥的尽头,是连成片的芦苇与蒲公英,白色的绒毛一片一片一直连到天际。
风吹过,绒毛纷纷飞散,霎时间,水桥即刻坍塌。
绿发女子漂浮着出现。她睁开青绿色的双眼,微笑道:“这里是风语峡谷。你,还是来了。恭喜你。说吧,你有什么心愿?”
“我?我想再见他一面……”雷狮开口。“一面也好……”
风之神微笑。“你的愿望,很快就会实现了。”
说罢,她和芦苇精灵一起消失。
雷狮站在茫茫的旷野间,看着风轻悄悄的吹起绒毛。一朵,两朵,成簇,成团。安迷修渐渐出现在他面前,他的背后是蒲公英和芦苇的绒毛编织成的巨大翅膀。
“雷狮,保重。风会好好照顾我的。”安迷修微笑,拥抱了面前的他的恋人。
而后,安迷修扇动着巨大的翅膀,消失在深紫蓝色的,有着上弦月,群星璀璨的夜空中。
雷狮看看手心,手里不知何时多出来一颗蒲公英的种子。想必这时安迷修留给自己的最后的礼物。
风神和芦苇精灵在后面看着一切。
雷狮抹了抹眼睛,似乎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一定是被风吹的。
随即,他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来时,他还在自己的床上躺着。他怀疑这一切都是梦。
然而蓝叶树的枝条和风中摇弋的小蒲公英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
他在等待。等待下一个秋天,他的恋人会乘着蒲公英回来,与他一起倾听风语峡谷的低语,以及那些未完成的誓言。
【END】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