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极光深邃

极光深邃(๑❛ᴗ❛๑)
【emmmmm这次还是辣鸡硫酸铜!表示自己被知乎上的极光震撼到了!太美了!】
【极光出现的地点是在阿拉斯加,表示想去阿拉斯加看极光自己却穷的没有一毛钱23333有些描写来自知友的经历,如果侵权了请私信我。】
【cp瑞金,摄影师瑞×画家金,依旧语言ooc,现pa。】
格瑞坐在前往阿拉斯加的飞机上,昏昏欲睡。
从西雅图到阿拉斯加的北极圈内有很长一段路程,中途还要转车。
他是听说了阿拉斯加有世界上最美的极光,于是扛着长枪短炮,日夜兼程,想要来拍这里的极光。“听别人说绿色极光都是假的,我倒要来这里看看有没有绿色的极光。”
结果出发前还满腔热血的格瑞被晕机折磨的痛苦不堪。在飞机上沉沉的睡过去了。
当他再醒来时,飞机已经开始降落了。他听到旁边一对黑人夫妇议论:“honey,刚刚我看了看天气预报,今天是阿拉斯加的初雪诶!”“哇!是真的吗?听上去就好浪漫!”
初雪。格瑞歪了歪嘴角。神特么初雪。今夜是拍不成极光了。
牢骚归牢骚,车还是要转的。
司机在一望无垠的阿拉斯加荒原上开着车放声歌唱,倒有几分苍凉的意味。
这时,他看到有一个戴着绒帽,绑着毛围巾的小个子男孩,似乎在纸上写着什么。凑近一看,是司机的背影速写。
“司机先生唱歌好有意思!我希望我能记录下来!”
小个子说他叫金,是个自由插画家。平时满世界乱跑写生,跑两个月找不到人是常事。但是总能给被插图的作家带来别样的惊喜。
“我来看看极光!这次的作家他是写北极的!我希望我能亲眼看一次极光然后画出来!”金高兴的比比划划。“可是……天气预报说了……今天下雪……”他又突然蔫下来了。如果他头上有猫耳朵,此刻一定是耷拉着的。
想起来了。他是作家和杂志社们口口相传的“神级插画家”,格瑞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他的画,确实名不虚传。
再看看自己。在摄影界混了这么多年,每一张精心拍摄的照片却没人欣赏,唯一被看好的只不过是学生时代拍的落日。
他叹了口气,借着身高优势摸摸金的头:“如果今天下雪,或许明天就不下了。明天你就能看到极光了。”
“真的吗!”看着面前的人恢复兴奋,格瑞觉得刚刚的忧虑也消了不少。他认为这家伙就像一个正能量的小太阳,随时会给周围的人力量。
回到早就预定好的民居,两人居然订的是同一家。真是巧合。
“那么,你叫什么呢?”金歪着头,问道。“我叫格瑞。”格瑞平淡的回答。“格瑞,你是来看极光的游客吗?”“emmm……大概算是吧。”格瑞讲明了来意。“我是个没什么名气的摄影师,我这次是来采集素材的。”“没什么名气?”金疑惑的问。“我看看你拍的照片。”
看着面前的少年一张一张的翻着自己的照片,格瑞感觉心都快跳出来了。
“这些照片拍的不错呀?为什么说没人看呢?”金问道。“是不是因为这些景色大家都见多了所以也就觉得一般了?”
果然,艺术家总是能给艺术家最好的建议。
我怎么没想到呢!格瑞恍然大悟。看着外面逐渐转黑的夜幕和已经开始飘落的雪花,他似乎有了新的灵感。
“十点了,金,你先睡吧。”
关上他的房门,格瑞感到了莫名的振奋。“我终于找到问题是怎么一回事了!明天我就出发!”
次日。雪没有停,但是下的并不大。此时正值阿拉斯加的十月,荒原上薄薄的盖了一层雪,远处的冷杉林顶就像撒了一层糖霜,落基山脉环绕的冷杉林苍翠欲滴,丝毫没有受到寒冷的侵扰。
如果忽略了灰蒙蒙的天空这就是一张绝佳的照片。格瑞想。他举起相机,拍下了树林和山脉。
他看到旁边的小插画家也在画着速写。
两人相视一笑,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
过了一会,其余的游客蜂拥而出。外边的游客们蹦蹦跳跳的踩着那层新落下的雪,格瑞庆幸自己及早拍了照。
入夜,已经十二点了。天空放晴,万里无云。此时的极光才慢慢显示出来。
大部分游客没有等待的耐心,早早就睡了。尤其是现在十二点了,有些人顾及孩子怕他们受冻,所以要等明天再看。
“格瑞,你知道吗?在北欧神话里极光是驾驶着大车的仙女呢。”金笑嘻嘻的说道,“那些仙女驾着大车来接那些英勇的亡魂去北欧之王——奥丁的宫殿里呢。”这家伙奇怪的东西可知道的真多。格瑞默默吐槽。“那不是奇怪的东西哦!”金似乎知道他下一秒要问什么了。“北欧神话里就是这么说的!”
原来是这样。格瑞不再吐槽。转身看起了极光。
黄色,紫色的极光像仙女的绸带,在空中反复变换着姿态,映的广阔的雪原一片斑斓。落基山脉的高峰上似乎真的住着仙女,在空中挥舞着她美丽的半透明彩练……
格瑞和金看入了神。“我要到那边的山上去拍!”格瑞突然决定。然后回屋拿来了摄影器材。“金,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走!”两个家伙似乎并不知道夜晚的荒原上有多危险。他们问屋主借了车,就出发了。没有注意到突然反应过来的屋主在后面着急的大喊大叫让他们不要走。
茫茫的雪原,变幻的极光,越来越清晰的山脉,越来越兴奋的两个人,以及背后虎视眈眈的危险。
很快,几匹狼开始跟着他们。
“格瑞格瑞格瑞!”“怎么了?”“狼……有狼!”金害怕的大叫。“狼!!!”格瑞踩了一脚油门,车往前飞奔去。完了。不该这个点还带人出来的。格瑞为自己草率的决定而感到后悔。
狼在后面飞快的追着,但毕竟是饿狼,所以很快就体力不支了。
两个人一路飞奔,终于在前面看到一座小木屋。“走!我们先进那里面去避一下难!”
格瑞敲了敲门。“有人吗?”没有人应答。门也没有锁。他推开门,屋子随后飘出的里浓厚的烟尘把他呛得咳嗽了好一会。
看来……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
烟尘散去,格瑞环视四周,发现了墙上的猎枪和狼皮大衣。看来屋主是个猎人,应该是出去狩猎时出事了。
不再多想,格瑞扫了扫床上的灰,把金安顿好,扫了一下壁炉,把火点起来,把门插上,端着枪坐在离门口相对较近的安全区。
毕竟那是几匹饿狼,谁知道那些狼饿急了会不会把门扑开。
“格瑞……你也一起来睡嘛……”温暖总是会令人倦怠,床上的金此刻已经昏昏欲睡了。软软的嗓音再加上脸看的不大清楚,如果不仔细看,真的会有人认为床上躺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格瑞招架不住他的再三邀请,再加上抵挡不住的倦怠,于是确认过已经完完全全甩掉了那几匹狼,就钻到被子里去了。
这被子虽然看着很旧,但是非常暖和。看着旁边快要睡着的金,格瑞也慢慢合上了眼睛……
变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金一翻身,吻住了格瑞的嘴唇。
“天啊!!!!”作为一个小半辈子没喜欢过任何一个人的单身狗,格瑞整个人都快炸了了。“emmmm……其实找个男孩子也不错?”
于是,我们正直的格瑞先生,就这么被掰弯了,不,是真正确认了自己的心意……
他以前见过金……在被他的插画的书上,在他的个人画展上……
他对金一直有着一份浓厚炽烈的情感……这大概就是爱吧……
“金……我爱你……”他喃喃的说道。“格瑞……你……直到今天才真的确认自己的感情吗?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你喜欢我了……”
不愧是艺术家,对情感相关的东西总是格外细腻。
两人就这么拥吻着,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羞耻的分界线,要看下文走外链】
【外链在评论区】
金躺在被子里,眼角挂着还没有干掉的眼泪,面色潮红。
“格瑞……你……”
格瑞似乎也为刚刚就那么草率的侵犯了他而感到后悔。
“格瑞……我是说……你真的喜欢我吗?”
“当然……我想和你过一辈子……想拍出最好看的风景然后让你画出来……”
“格瑞……你不是还要拍极光吗?”“嗯,拍。”格瑞看了看表,此时是半夜三点。“等三点半我们就出发。”
就在这时,门似乎被什么东西咚咚的拍响了。格瑞警觉的端起猎枪,一步一挪的从门缝里观察。好家伙,一匹狼追来了。格瑞腹诽。他让金安心睡,自己打开门,朝前来了一发子弹:“去死吧!畜生!”
但是那匹“狼”很轻松的躲开了子弹,扑倒了格瑞。格瑞愣了一下:“狼……完了……我可能要葬身雪原了……”
谁知那“狼”并没有咬他,而是舔起了他的脸。格瑞仔细一看,原来是只狼灰色的阿拉斯加雪橇犬。
响动把金吵醒了。看到这个“不速之客”,他立刻开心的大叫起来:“大狗狗!”然后和几乎和他一样高的大狗开心的拥抱。
“真是……还以为是狼……”格瑞稍稍松了一口气。这应该是前屋主的狗。看了看表,已经三点半了。“金,我们出发。如果带上大狗,野兽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熄灭壁炉里的火,格瑞开着车继续在雪原上前进。金一直在和后座上的那条大狗玩,那大狗非常听话。看来应该可以暂时放心了。
来到山脉脚下,两个人找了一处最低的山坡爬上去,大狗在后边愉快的汪汪叫着。
山上长着低矮的冷杉,居然还有两株岳桦。看来应该是俄罗斯人碰巧带来的种子。【注①】
来到坡顶,虽说这是最矮的山坡,但是海拔已经足够。雪原,冷杉林,别的更高的山脉,两个人呼出的白气,斑斓明亮的极光,一切尽收眼底。
事不宜迟,格瑞拿出相机,摆开家伙,拍下了他一直想见到的绿色极光。
金在记着极光的特征:“像仙女的绸带……绿色的……黄色紫色的……回去以后一定要把阿拉斯加的雪原给人家画的漂漂亮亮的啊……”
此刻的金,站在山坡上,一脸认真,旁边蹲着一条大狗;背后是斑斓明亮的极光和茫茫的雪原,冷杉林以及连绵起伏的落基山脉。
格瑞抓拍下了这一幕。
这大概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景色。
大概八点多的时候,两个人疲惫不堪的回到了住处,房主非常生气的质问道:“你们两个不知道夜晚的雪原有多危险吗?这次纯粹是你俩走运!下次……哦,没有下次了!”
金和格瑞向房主连连道歉,朝对方互相吐了吐舌头。
不经历危险,哪来最美的景色呢?
两人似乎达成了共识。
其余的游客听说了他俩的经历,纷纷好奇的询问。尤其是小孩子们,简直把这俩当成了英雄,“格瑞哥哥!你是怎么打败大灰狼的!”
格瑞笑笑,蹲下来摸摸孩子的头:“以后再告诉你吧,来,先给你糖。”
孩子蹦蹦跳跳的走了,格瑞和金相视一笑。
嗯,这种事情他们两个人知道就好。
大狗愉快的摇着尾巴。
看了大概八天爆炸的极光,两个人感觉就像烧钱去了趟西藏一样,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
阿拉斯加的雪原,冷杉,极光,落基山脉,小木屋,以及被金取名叫做箭头的大狗,或许会成为两个人一辈子忘不了的记忆。
回国转机的时候,箭头差点被弄丢在西雅图。后来好歹是找回来了。
回国以后,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安迷修打工的宠物店,去把格瑞寄养在那里名为芦荟的猫找回来。
格瑞也因为那几张极光和雪原人气不断上升,居然成了小有名气的摄影师。
金的插画给了作家很大的惊喜,他说那么美的极光简直不像人画出来的。
箭头和芦荟相处的非常好。
一切都是那么和谐。
安迷修刷着朋友圈,看到隔两个月这两个家伙就出去采个风找个灵感顺便秀个恩爱。
嗯,单身狗的生活真特么美好。
在发呆间,他看到一个人抱着一只超凶的,缠着头巾的大黑猫走进来。
“欢迎光临!”
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另外有兴趣的可以猜猜最后抱猫的人是谁233333)
【注解时间!】
【岳桦】
隶属桦科,是桦树的一种。主要分布在中国东北以及俄罗斯一带,一般来说美国是没有滴!
@Okita酱 emmmmm不来吃肉吗?(๑❛ᴗ❛๑)【凑不要脸的安利】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