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梦(*^ワ^*)
【还是我!那个语言ooc的硫酸铜!首先感谢上一篇文章阅读量5000+!ヾ(●´∇`●)ノ感谢大家!】
【下面一篇会更加ooc,辣眼预警,妾身保证不是刀是糖!自己的糖自己产!】
【cp依旧是雷安★有轻微凹凸大赛设定★人设是官方爸爸的,ooc是我的!】【日常向★】【现世设定。】
我做了一个噩梦。
我梦到了这样的场景。
我拿着自己的锤子,对准了面前的最后一个对手——安迷修。
我们满身是血,互相争夺着这场大赛仅有的第一名。
我赢了。安迷修倒下去了。
我从梦中惊醒。
此时正值夜半时分,天气晴朗。星星衬托着月亮,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宁静。
我揉了揉眼睛,躺下去继续睡。
所幸再没有做那个梦。
次日早晨,我醒来,一看表,8:05。
我从床上一下蹦起来。
妈的上班要迟到了。
顺带说一下,我是这个市的一位历史讲师,专讲文艺复兴。
面对着一片学生,不慌不忙的讲起了文艺复兴时西班牙海盗和英国海盗之间打打杀杀的历史。我想我对这段历史这么了解,大概我以前是个海盗。
看着他们低头做笔记,脑海里突然想到了那个奇怪的梦。
似乎在哪里经历过的样子……
下班以后和好基友们互相约出去喝酒。
“老大/大哥!和嫂子过得怎么样?”他们三个大笑着问我。“去去去,和你嫂子过得可好啦!卡米尔!你个学生不许喝酒!”“大哥,我……”
看到卡米尔无奈扶额。“我已经成年了啊……”“放屁!在老子这里你他妈就是个小屁孩!”“哦不,我大哥一定是喝醉了……”
回到家里,看到安迷修不满的皱起了眉头:“你又去和基友们喝酒撸串了?”“啧,这是老子的自由!”安迷修更加不满的一把把我的外套拽下来随手一扔:“一下班就和基友出去喝酒!”“诶呀媳妇别生气嘛……”我拽过安迷修,亲了他一口。“给你个亲亲还生气吗?”“他一定是喝醉了……”于是我又看到了安迷修默默扶额。
我又做那个梦了。
我忘不了安迷修对着我倒下去,满身是血的样子。
我似乎明白痛彻心扉是什么感受了。
睁开眼睛,窗外阴雨绵绵。雨水在房顶窗台上跳着舞。
阴雨天总是会让人拥有好睡眠和糟糕心情。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课。
安迷修收着阳台上的衣服,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雷狮?”突然他问我。“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我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嗯……大概会欢呼雀跃喝酒撸串吧。”“啧,我可能有个假丈夫。”安迷修没再理我,转身抱起了他的小马玩偶。啧,还真是一直改不了想要马的梦想啊。
到了晚上,雨还没有停。安迷修似乎在看着窗外发愁:“啊……明天的衣服啊……”
他转过头来打量了几下我,然后问我:“这两天看你精力一般,做什么梦了?”
“大概就是……”我有点困了,不打算戏弄他了。于是就把困扰我的噩梦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他突然开始笑:“还真是个残酷的梦啊!”
然后抱住了我:“我就知道你在乎我……不会真的像你白天说的那样的……”他把头埋到我的颈间:“晚安……亲爱的……祝你做个好梦……”
说实话,那一晚我真的没有再做噩梦。
窗外的雨依旧没有停,房间里的两个人睡的安安稳稳。
“晚安,我的爱人。”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