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哈哈哈哈哈哈哈嗝什么沙雕东西

zzzzzzzxy:

万历和他的富查皇后
在变得沙雕的路上越走越远

与友人书

[东西德pa,历史不好,见谅。]
[文笔略渣,副cp狼队。]

1965.8.1
亲爱的Erik:
见信展颜。
上次在墙边一别后,我对你记忆深刻。你居然冒着被打死的危险,跑到墙边,只为看一眼繁华的西德,真不敢想象。
话说回来,这封信,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得到。最近听说不少邮件被截获,不知道邮差先生们还敢不敢接这种活儿了?
最后,祝平安.
                   Charles. Xeiver.
   ...

不如相忘于江湖

『ooc。极度丧的作品。
有部分真实经历。抱歉。』
☞————————————————☜
Erik习惯与黑暗和孤独作伴。
他被一路训斥和严格以待到大。家教很严,很严,严到在他的记忆里只留下了毒打和责骂。
他习惯了孤独与黑暗。在黑暗中才能隐藏自己懂事外表下的本性。
毕竟,有这两位称不上是的好朋友,就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不怕了。
人们在墙下,使着眼色捂着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一旦有人站起来发声了,他们就会按住他,死死捂住他的嘴,直到他窒息过去,发不出任何声音。
Erik觉得普通人都是蠢货。这位学校里的天才少年,始终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从来没有试图和人交过朋友,从来没有。
他始终缄默无言。
他害怕自己一开口,会让别人暴...

单纯玩梗。

小时候把水彩笔偷偷带上,和邻居家的小姐姐不写作业一块画画,画各种想象中的公主,仙女,精灵。
被我姐姐连哄带骗拉到她家化妆搞造型,拍过一部“电影”,还一起捡了一条小狗。
偷偷买雪糕烤肠吃,一点都不给我妹妹留。
和我小学的闺蜜们一起写小说,现在只有我成了半个写手2333333。
在老房子的墙上画满了五彩斑斓的……老鼠,被奶奶从四岁多一直调侃到现在。
大半夜看法制节目,有点害怕。于是看一眼捂上眼睛再悄悄张开手再瞄一眼。
拿我爸的手机放鸡叫进行曲,再领着邻居小孩在马路牙子上蹦迪。
从沙发上往下跳,磕破了嘴皮开始呜呜哭泣。结果电视里正好放着猫和老鼠,于是就笑的忘记哭了。
穿着姐姐送的深绿色的超大蓬蓬裙美滋滋的跑回家,觉...

埃莉诺吐槽秀-3

【大家好!我硫酸铜汉三又回来啦!耶比耶比耶!这次是许久不见的埃莉诺小朋友,想她了吗?】
————————☆正文开始☆—————————
埃莉诺:咳咳,大家好,我是从雷安娜手下死里逃生回来的埃莉诺……嘘——要是被她发现我就完球了……
至于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要和你们聊聊开黑的事情……
(小声:乔娜,格洛莉娅,还有丹尼斯和瑞妮你们给我打好掩护哈……)
最近第五人格刷屏,我们小孩子经常聚在一起开黑。一般的任务分配是我摸电机,乔娜拆椅子,瑞妮奶队友,安娜姐溜屠夫。屠夫的话,他一般是丹尼斯。格洛莉娅太傻,玩不了这游戏。
格洛莉娅:你说谁傻?!【差点跳起来】
乔娜:嘘——【做出安静的手势】如果你不想看埃莉诺被五马分尸...

突然发现在下很久没有正经画过画了。。。另外老福特滤镜真好看wwwwww

月亮湖【百日卡埃Day80】

【咳咳,有些话说在前面。
这篇文有乱入,可能会带入部分个人经历与情绪。
还有,更完这篇,就要暂时和凹凸圈的各位说再见啦。
在下感谢一路有你们。
谢谢。】
卡米尔是一位吟游诗人。
他背着他的提琴,踏遍了天南地北。人们传说他的提琴有魔力,能够让老妪看到她年轻时思恋的那位小伙子,能够让落魄的骑士看到自己白马银甲,守护疆土,能够让人们看到这个世界上的奇异景象……
人们还传说,他虽然出身贵族,但是出身并不是那么高贵。至少在那些人眼里,是这样的。
后来,人们就看到他背着一把提琴,用颂歌谱写着奇异的景象。
人们还在传说,在极北之北的月亮湖里,有着人鱼。
这么多年,多少人去了想要一睹人鱼的面容,却有去无回。
毕竟,极北之北,那里有...

暂退声明

咳咳……占tag致歉。
在下三次事情多,有些顾不上凹凸了。这次发完月亮湖,在下就暂时淡一段时间的圈。
抱歉啦。
不是退圈哦,只是暂时离开。
这段时间会不定期更新一些aph的文。
谢谢你们了。谢谢。
真的很抱歉。 @Okita酱

【瑞金六十分我是卧底/B组】山楂树

【是二战pa蛤蛤蛤蛤!写的有点ooc……大概我是写的最差的了嘤嘤嘤嘤……】
【顺带想要个评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金待在一群日本人里。他很紧张。
他在悄悄搜集着情报。
他要确保自己不被日本人发现。因为他来自苏联,要窃取一些情报。
他要收集情报让大家看清日本的阴谋。当然,他也要保全自身。
为了那个约定。
那个在山楂树下的约定。
那年的晚风吹拂着金发少年的脸庞,吹乱了白发青年的头发。
山楂树上的白花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金,你能安全回来,我们就在一起吧。”叫做格瑞的白发青年如是说。
时间来到了1944年。
金混在日本人里,焦灼的等着出去的机会。在那边的格瑞他们已经得到了不少信息。接下来,只要...

1 / 5